新闻 – 第 11 页 – 卫材(中国)药业有限公司-爱游戏(ayx)中国官方网站

新闻 – 第 11 页 – 卫材(中国)药业有限公司-爱游戏(ayx)中国官方网站

根据三种hrqol量表测量的患者报告结局,对健康相关生活质量(hrqol)进行评价的新分析结果

 

东京和新泽西州肯尼沃思,卫材株式会社(总部:东京,首席执行官:内藤晴夫,“卫材”)联合msd近日宣布了关键性iii期clear试验(研究307)/keynote-581试验最新研究数据,该试验对乐卫玛(卫材研发的口服多靶点酪氨酸激酶受体抑制剂)联合可瑞达(msd开发的抗pd-1疗法)以及乐卫玛联合依维莫司对比舒尼替尼用于晚期肾细胞癌(rcc)患者的一线治疗进行了研究和评价。在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摘要编号4502)的口头摘要会议上公布了基于患者报告结局评价健康相关生活质量(hrqol)的新分析结果。clear/keytnote-581的数据最初在2021年泌尿生殖系统癌症研讨会(asco gu)上公布,并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该试验的数据目前正在接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审查。

“这项新分析扩展了我们对clear/keynote-581试验在晚期肾细胞癌患者治疗中观察到的结果的理解。”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泌尿生殖系统肿瘤学服务部肾癌科主任robert motzer博士表示,“这些附加数据表明,与舒尼替尼相比,接受乐卫玛 可瑞达治疗的患者的特定健康相关生活质量指标获得了改善,支持该联合用药作为患者新的潜在一线治疗选择。”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患者被诊断为晚期肾细胞癌,因此一直致力于改善这种难治性疾病患者的结局,”msd研究实验室肿瘤临床研究副总裁gregory lubiniecki博士谈到,“这项新分析基于clear/keynote-581试验的早期发现,进一步支持可瑞达联合乐卫玛在患者一线治疗中的潜在应用。”

“该分析解决了治疗晚期肾细胞癌患者的医务人员关注的问题,并强化了乐卫玛 可瑞达联合用药作为该疾病患者的潜在新治疗选择。”卫材肿瘤业务组首席医学创新官和首席发现官takashi owa博士表示,“这些结果反映了卫材和msd共同致力于不懈进行彻底的科学研究,竭力改善癌症治疗方法。”

 

clear/keynote-581中健康相关生活质量(hrqol)分析的数据

在clear/keynote-581试验hrqol评分的次要终点分析中,评价了乐卫玛 可瑞达和乐卫玛 依维莫司与舒尼替尼相比,对晚期rcc患者hrqol的影响。该评价使用的患者报告结局基于三种hrqol和症状量表,即癌症治疗功能评估肾脏症状指数——疾病相关症状(fksi-drs)、欧洲癌症研究与治疗组织癌症患者生活质量问卷——核心30(eortc qlq-c30)和欧洲生活质量5维3级健康问卷(euroqol eq-5d-3l)。除非另有说明,否则hrqol分析均基于接受至少一次研究给药的随机分组患者的数据。未使用多重检验或估计值的校正;p值(双侧)和置信区间(ci)为标示值和描述性。通过混合模型分析,评估较基线的纵向变化。计算了较基线的最小二乘均值差异(lsmd)和95% ci。使用至首次恶化时间(ttd,随机化至首次恶化事件之间的周数)和至确定性恶化的时间(tudd,随机化至最早恶化事件 [后续恢复未超过恶化阈值或无后续hrqol评估数据] 之间的周数),评估至恶化时间(基于hrqol的变化和疾病相关症状评分≥有意义阈值)。使用kaplan-meier法、分层对数秩检验和cox模型,计算并比较所有至恶化时间。

根据qlq-c30的测量结果,在平均随访时间(第46周),在18项hrqol和疾病相关症状评分中,乐卫玛 可瑞达组14项评分的较基线变化与舒尼替尼组相似,以下指标的hrqol和疾病相关症状评分优于舒尼替尼组(lsmd [95% ci]):生理机能(3.01 [0.48,5.54])、疲乏(-2.80 [-5.52,-0.08])、呼吸困难(-2.79 [-5.33,-0.25])和便秘(-2.19 [-4.19,-0.18])。在平均随访时间(第46周),在18项hrqol和疾病相关症状评分中,乐卫玛 依维莫司组14项评分的较基线变化与舒尼替尼组相似,以下指标的hrqol和疾病相关症状评分劣于舒尼替尼组(lsmd [95% ci]):总体健康评分/qol(-2.81 [-5.08,-0.54])、疼痛(2.80 [0.11,5.49])、食欲下降(4.23 [1.34,7.13])和腹泻(5.26 [2.61,7.91])。

在18项hrqol和疾病相关症状评分中,乐卫玛 可瑞达组14项评分的ttd与舒尼替尼组相似,生理机能、呼吸困难、食欲下降和eq-5d视觉模拟量表的ttd迟于舒尼替尼组。在18项hrqol和疾病相关症状评分中,乐卫玛 可瑞达组16项评分的tudd迟于舒尼替尼组,认知功能和经济困难的tudd与舒尼替尼组相似。

motzer博士为msd和卫材提供咨询服务。

 

关于乐卫玛®(仑伐替尼)胶囊

乐卫玛是由卫材发现并开发的一种口服多激酶抑制剂,可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受体vegfr1(flt1)、vegfr2(kdr)和vegfr3(flt4)的激酶活性。除正常细胞功能外,乐卫玛还可抑制与致病性血管生成、肿瘤生长和癌症进展相关的其他激酶,包括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fgf)受体fgfr1-4、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受体α(pdgfrα)、kit和ret。在同系小鼠肿瘤模型中,与任一药物单独给药相比,仑伐替尼联合抗pd-1单克隆抗体可减少肿瘤相关巨噬细胞的数量,增加活化的细胞毒性t细胞的数量,表现出更强的抗肿瘤活性。与任一药物单独给药相比,仑伐替尼和依维莫司联合用药显示抗血管生成和抗肿瘤活性增加,表现为体外人内皮细胞增殖、管形成和vegf信号减少,以及人肾细胞癌小鼠异种移植模型中肿瘤体积减小。

乐卫玛已在超过70个国家(包括美国、日本、中国、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国家)获批用于放射性碘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的单药治疗。此外,乐卫玛已在超过70个国家(包括日本、美国、中国、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国家)获批用于不可切除肝细胞癌的单药治疗。在超过60个国家(包括美国、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国家),乐卫玛还被批准与依维莫司联合用药,用于治疗既往曾接受过抗血管生成治疗的肾细胞癌患者。在欧洲,乐卫玛以商品名kisplyx®上市,用于治疗肾细胞癌。同时,乐卫玛也在超过10个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获批用于与可瑞达联合用药治疗在既往接受全身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不适合根治性手术或放疗的非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型(dmmr)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该适应症的持续批准取决于各项确证性试验中临床获益的验证和描述。乐卫玛在日本也被批准用于不可切除胸腺癌的单药治疗。

 

关于可瑞达®(帕博利珠单抗)注射液,100 mg

可瑞达是一种抗pd-1治疗药物,通过提高人体免疫系统帮助监测和抗击肿瘤细胞的能力发挥作用。可瑞达是一种人源化单克隆抗体,可阻断pd-1与其配体pd-l1和pd-l2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而激活t淋巴细胞,这种淋巴细胞可能对肿瘤细胞和健康细胞均有作用。

msd目前正在进行行业内规模最大的免疫肿瘤学临床研究项目。目前有1400多项在多种癌症和治疗环境中研究可瑞达的试验。可瑞达临床项目旨在了解可瑞达在癌症中的作用以及可能预测患者从可瑞达治疗中获益可能性的因素,包括探索几种不同的生物标志物。

 

关于clear(研究307)/keynote-581

clear/keynote-581试验是一项评价乐卫玛联合可瑞达或依维莫司对比舒尼替尼用于晚期rcc患者的一线治疗的iii期、多中心、随机、开放性试验(clinicaltrials.gov,nct02811861)。主要终点是根据recist v1.1经独立审查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期、客观缓解率、hrqol和安全性。共有1069例患者按1:1:1的比例随机接受乐卫玛(20 mg,口服,每日一次)联合可瑞达(200 mg,静脉注射,每三周一次,最多24个月);乐卫玛(18 mg,口服,每日一次)联合依维莫司(5 mg,口服,每日一次);或舒尼替尼(50 mg,口服,每日一次,给药4周,随后停药两周)。治疗持续至研究者根据recist v1.1判断并由独立影像学审查委员会(irc)确认的不可接受的毒性或疾病进展。如果患者临床稳定,且研究者认为患者可获得临床获益,则允许在recist定义的疾病进展后给予乐卫玛 可瑞达。可瑞达最长持续24个月;然而,乐卫玛可持续超过24个月。在基线时进行肿瘤状态评估,然后每8周评估一次。

 

关于肾细胞癌(rcc)1,2,3,4,5,6

据估计,2020年全球新诊断肾癌病例超过43.1万例,死亡人数超过17.9万例。在日本,2020年新诊断病例超过2.5万例,死亡病例超过8000例。据估计,2021年美国将有近7.6万例新诊断肾癌病例,死亡病例近1.4万例。肾细胞癌是迄今为止最常见的肾癌类型;每10例肾癌确诊病例中约有9例为肾细胞癌。肾细胞癌在男性中较常见,其发生率约为女性的两倍。大多数肾细胞癌病例是在其他腹部疾病的影像学检查中偶然发现的。约30%的肾细胞癌患者在诊断时即已转移,多达40%的患者在因局限性肾细胞癌接受初次手术治疗后发生转移。生存率高度依赖于诊断时的分期,转移性疾病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为13%。

 

关于msd和卫材的战略合作

2018年3月,卫材和msd通过一家附属公司,就乐卫玛的全球共同开发和共同商业化达成了战略合作。根据协议,两家公司将联合开发、生产乐卫玛并将其商业化。乐卫玛既可作为单药治疗,也可与可瑞达(msd的抗pd-1治疗药物)联合用药。

除了在几种不同肿瘤类型中正在进行的评价乐卫玛 可瑞达联合治疗的临床研究外,两家公司还通过leap(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临床项目共同发起了新的临床研究来评价联合治疗,涉及20项临床试验、14种肿瘤类型(子宫内膜癌、肝细胞癌、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肾细胞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尿路上皮癌、胆道癌、结直肠癌、胃癌、胶质母细胞瘤、卵巢癌、胰腺癌和三阴性乳腺癌)。

 

卫材专注于癌症治疗

卫材专注于抗癌药物的研发,致力于肿瘤微环境(从现有的自主研发的化合物中得到了大量的经验和知识)以及驱动基因突变及异常剪接的因素(利用rna剪切平台)等领域(ricchi),在这些领域,还有很多患者的需求未得到真正的满足,卫材希望成为肿瘤学领域的领导者。卫材希望从这些ricchi中发现具有新靶点、新作用机制并有望治愈癌症的创新药。

 

关于卫材

卫材是一家全球领先的研发型制药公司,总部位于日本,在全球约有10,000名员工。卫材将企业使命定义为“将患者及其家属的利益放在首位,为提升其福祉做出贡献”,公司将这种使命称为关心人类健康(hhc)理念。卫材致力于在肿瘤学和神经病学等医疗需求高度未得到满足的治疗领域提供创新产品,努力实现公司的hhc理念。本着hhc的精神,卫材会进一步履行这一承诺,运用公司拥有的科学专业知识、临床能力和对患者的了解,发现并开发创新爱游戏(ayx)中国官方网站的解决方案,帮助解决社会最棘手的未得到满足的需求,包括被忽视的热带病和可持续发展目标。

有关卫材的更多信息,请访问www.eisai.com(适用于全球)、us.eisai.com(适用于美国)或www.eisai.eu(适用于欧洲、中东、非洲),也可通过twitter(美国全球)和linkedin(适用于美国)与我们联系。

 

1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肾癌简报》,cancer today,2020年。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cancers/29-kidney-fact-sheet.pdf .

2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日本简报》,cancer today,2020年。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populations/392-japan-fact-sheets.pdf .

3 美国癌症协会,《有关肾癌的关键统计数据》,https://www.cancer.org/cancer/kidney-cancer/about/key-statistics.html .

4 thomas a. z. et al. 转移瘤切除术在肾细胞癌伴肉瘤样分化患者中的作用:匹配对照分析。《美国泌尿外科杂志》,2016年9月;第196(3)期:第678-684页。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014677/pdf/nihms773463.pdf .

5 shinder b et al. 晚期和转移性肾细胞癌的外科治疗:多学科方法 frontiers in oncology. 2017; 7: 107.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449498/#__ffn_sectitle .

6 padala, s. a., barsouk, a., thandra, k. c., saginala, k., mohammed, a., vakiti, a., rawla, p., & barsouk, a. (2020).《肾细胞癌流行病学》,世界肿瘤学杂志,第11(3)期,第79-87页https://doi.org/10.14740/wjon1279 .

申请基于相应的关键性iii期试验获得的无进展生存期、总生存期和客观缓解率数据

 

日本东京和新泽西州肯尼沃思,2021年5月6日——卫材株式会社(总部:东京,首席执行官:haruo naito,“卫材”)联合msd近日宣布,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接受乐卫玛(卫材研发的口服多靶点酪氨酸激酶受体抑制剂)联合可瑞达(msd开发的抗pd-1疗法)治疗两种新适应症的申请,并授予这两组申请优先审评。第一组申请的适应症(乐卫玛的补充新药申请 [snda] 和可瑞达的补充生物制品许可申请 [sbla])是用于晚期肾细胞癌(rcc)患者的一线治疗,基于关键性iii期clear研究(研究307/keynote-581)获得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和客观缓解率(orr)数据。第二组申请的适应症是用于治疗任何情况下既往接受全身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且不适合接受根治性手术或放疗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基于关键性iii期研究309/keynote-775的pfs、os和orr数据。这两组申请均为基于iii期临床数据,首次在美国提交的该联合治疗的申请。fda已根据《处方药申报者付费法案(pdufa)》,将晚期rcc snda和sbla申请的最终优先批准日期或目标批准日期分别设定为2021年8月25日和26日,晚期子宫内膜癌申请设定为2021年9月3日。

“晚期肾细胞癌和晚期子宫内膜癌属于侵袭性癌症,患者迫切需要能够改善结局的新治疗方案。”msd研究实验室肿瘤临床研究副总裁gregory lubiniecki博士谈到,“我们非常感谢fda认识到这一亟待解决的重大需求,认可乐卫玛联合可瑞达治疗这些患者的巨大潜力,因此授予这两组申请优先审评。”

“我们很高兴fda授予乐卫玛联合可瑞达用于治疗晚期肾细胞癌和晚期子宫内膜癌的优先审评,突显了clear研究(研究307/keynote-581)和研究309/keynote-775结果的重大意义。”卫材肿瘤业务组首席医学创新官和首席研发官takashi owa博士表示,“许多患者目前迫切需要新的有效治疗方法,因此敦促我们不断努力推动该联合方案的研究进展。这些里程碑增强了我们坚定不移地服务和帮助患者的决心。”

治疗晚期rcc的申请是基于clear研究(研究307/keynote-581)的结果,与舒尼替尼相比,乐卫玛 可瑞达在pfs、os和orr方面显示出统计学显著性改善。这些数据于今年二月份召开的2021年泌尿生殖系统癌症研讨会(asco gu)网络会议上公布,并同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公布。1

治疗晚期子宫内膜癌的申请是基于研究309/keynote-775的结果,与化疗(研究者选择的多柔比星或紫杉醇)相比,无论错配修复(mmr)状态如何,乐卫玛 可瑞达在pfs、os和orr方面均显示出统计学显著性改善。这些数据于今年三月份在2021年美国妇科肿瘤学会(sgo)妇女癌症年会网络会议上公布。研究309/keynote-775是研究111/keynote-146的确证性试验,其研究结果支持2019年加速批准的该联合方案用于既往全身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且不适合接受根治性手术或放疗的非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dmmr)型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的治疗。该适应症的加速批准是基于肿瘤缓解和持续缓解,并在fda实时肿瘤学审查试点计划和fda orbis项目下进行了审查。该适应症的持续批准取决于确证性试验中临床获益的验证和描述。

卫材和msd正在通过leap(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临床项目,研究乐卫玛 可瑞达治疗14种不同的肿瘤类型,包括子宫内膜癌、肝细胞癌、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肾细胞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尿路上皮癌、胆道癌、结直肠癌、胃癌、胶质母细胞瘤、卵巢癌、胰腺癌和三阴性乳腺癌,涉及20多项临床试验。

 

关于lenvima(通用名:甲磺酸仑伐替尼)

乐卫玛是由卫材发现并开发的一种口服多激酶抑制剂,可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受体vegfr1(flt1)、vegfr2(kdr)和vegfr3(flt4)的激酶活性。除正常细胞功能外,乐卫玛还可抑制与致病性血管生成、肿瘤生长和癌症进展相关的其他激酶,包括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fgf)受体fgfr1-4、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受体α(pdgfrα)、kit和ret。

在同系小鼠肿瘤模型中,与任一药物单独给药相比,乐卫玛联合抗pd-1单克隆抗体可减少肿瘤相关巨噬细胞的数量,增加活化的细胞毒性t细胞的数量,表现出更强的抗肿瘤活性。

目前,乐卫玛已在超过70个国家(包括日本、中国、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国家)获批单药用于甲状腺癌的治疗,并在美国获批单药用于放射性碘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的治疗。此外,乐卫玛已在超过70个国家(包括日本、美国、中国、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国家)获批单药用于不可切除肝细胞癌的治疗。在超过60个国家(包括美国、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国家),乐卫玛还被批准与依维莫司联合使用,用于治疗既往曾接受过抗血管生成治疗的肾细胞癌患者。在欧洲,乐卫玛以商品名kisplyx®上市,用于治疗肾细胞癌。同时,乐卫玛也在超过10个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获批与帕博利珠单抗联合用药用于治疗既往接受全身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不适合根治性手术或放疗的非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型(dmmr)子宫内膜癌患者。该适应症的持续批准取决于确证性试验中临床获益的验证和描述。乐卫玛在日本也被批准单药用于不可切除胸腺癌的治疗。

 

关于keytruda(通用名:帕博利珠单抗)

帕博利珠单抗是一种抗pd-1治疗药物,通过提高人体免疫系统检测和抗击肿瘤细胞的能力发挥作用。帕博利珠单抗是一种人源化单克隆抗体,可阻断pd-1与其配体pd-l1和pd-l2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而激活t淋巴细胞,这种淋巴细胞可能对肿瘤细胞和健康细胞均有作用。msd目前正在进行行业内规模最大的免疫肿瘤学临床研究项目。目前有1400多项在多种癌症和治疗环境中研究帕博利珠单抗的试验。帕博利珠单抗临床项目旨在了解帕博利珠单抗在癌症中的作用以及可以通过哪些因素来预测一名患者是否能从帕博利珠单抗治疗中获益,包括探索几种不同的生物标志物。

 

关于clear研究(研究307/keynote-581

clear研究(研究307/keynote-581)是一项评价乐卫玛联合帕博利珠单抗或依维莫司对比舒尼替尼用于晚期rcc患者的一线治疗的iii期、多中心、随机、开放性试验(clinicaltrials.gov,nct02811861)。主要终点是由独立审查委员会根据实体瘤疗效评价标准(recist)1.1版评估的pfs。关键次要终点包括os、orr和安全性。共有1069例患者被随机分配至三个治疗组,分别接受乐卫玛(20 mg,口服,每日一次)联合帕博利珠单抗(200 mg,静脉注射,每三周一次);乐卫玛(18 mg,口服,每日一次)联合依维莫司(5 mg,口服,每日一次);或舒尼替尼(50 mg,口服,每日一次,治疗4周,随后停药2周)。

对于独立审查委员会根据recist v1.1评估的试验主要终点pfs,乐卫玛 帕博利珠单抗组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比舒尼替尼组降低61%(hr=0.39 [95% ci:0.32-0.49];p<0.001),中位pfs为23.9个月(95% ci:20.8-27.7),而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患者的中位pfs为9.2个月(95% ci:6.0-11.0)。对于试验的关键次要终点,与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患者相比,乐卫玛 帕博利珠单抗组的死亡风险降低34%(hr=0.66 [95% ci:0.49-0.88];p=0.005)。中位随访27个月后,任一治疗组均未达到中位os。接受乐卫玛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患者的orr为71.0%(95% ci:66.3-75.7),完全缓解(cr)率为16.1%,部分缓解(pr)率为54.9%,而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患者的orr为36.1%(95% ci:31.2-41.1),cr率为4.2%,pr率为31.9%(相对风险=1.97 [95% ci:1.69-2.29])。接受乐卫玛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患者的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25.8个月(95% ci:22.1-27.9),而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患者的dor为14.6个月(95% ci:9.4-16.7)。

在乐卫玛 帕博利珠单抗组中,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导致18.5%的患者停用乐卫玛,25.0%的患者停用帕博利珠单抗,9.7%的患者停用乐卫玛 帕博利珠单抗。在舒尼替尼组中,trae导致10.0%的患者停用舒尼替尼。乐卫玛 帕博利珠单抗组1.1%的患者和舒尼替尼组0.3%的患者发生了5级trae。乐卫玛 帕博利珠单抗组71.6%的患者和舒尼替尼组58.8%的患者发生了≥3级trae。在乐卫玛 帕博利珠单抗组中,至少20%的患者发生的最常见trae(任何级别)为腹泻(54.5%)、高血压(52.3%)、甲状腺功能减退症(42.6%)、食欲减退(34.9%)、疲乏(32.1%)和口腔黏膜炎(32.1%)。在舒尼替尼组中,至少20%的患者发生的最常见trae(任何级别)为腹泻(44.4%)、高血压(39.1%)、口腔黏膜炎(37.4%)、手足综合征(35.9%)、疲乏(32.1%)和恶心(27.6%)

 

关于研究309/keynote-775

研究309/keynote-775是一项评价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用于既往在任何背景下接受过一种含铂化疗方案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的多中心、随机、开放性、iii期试验(clinicaltrials.gov,nct03517449)。盲态独立中心审查委员会(bicr)根据recist v1.1评估的双重主要终点为pfs和os。次要终点包括bicr根据recist v1.1选择的orr以及安全性/耐受性。在入组的827例患者中,697例患者属于错配修复完整型(pmmr),130例患者属于错配修复缺陷型(dmmr)。患者以1:1的比例随机接受仑伐替尼(20 mg,口服,每日一次)联合帕博利珠单抗(200 mg,静脉[iv]注射,每3周一次)治疗最长35个周期(约2年);或医生选择的化疗药物(tpc):多柔比星(60 mg/m2 iv,每3周1次,最大累积剂量为500 mg/m2)或紫杉醇(80 mg/m2 iv,每28天为一个周期 [连续3周每周一次紫杉醇给药,停药1周])。

本研究在所有入组人群(pmmr和dmmr)和pmmr亚组中均达到双重主要终点pfs(bicr根据recist v1.1评估)和os以及次要有效性终点orr(bicr根据recist v1.1评估)。所有入组人群和pmmr亚组的中位随访时间均为11.4个月。在所有入组人群中观察到pfs出现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和临床意义的改善,其中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n=411)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44%(hr=0.56 [95% ci:0.47-0.66];p<0.0001),中位pfs为7.2个月(95% ci:5.7-7.6;事件数=281),而接受tpc的患者(n=416)的中位pfs为3.8个月(95% ci:3.6-4.2;事件数=286)。此外,在所有入组人群中观察到os出现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和临床意义的改善,其中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的死亡风险降低38%(hr=0.62 [95% ci:0.51-0.75];p<0.0001),中位os为18.3个月(95% ci:15.2-20.5;事件数=188),而接受tpc的患者的中位os为11.4个月(95% ci:10.5-12.9;事件数=245)。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安全性特征与两种单药治疗的既定安全性特征大体一致。

在所有入组人群中,接受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患者的次要有效性终点orr为31.9%(95% ci:27.4-36.6),cr率为6.6%,pr率为25.3%,接受tpc的患者的orr为14.7%(95% ci:11.418.4),cr率为2.6%,pr率为12.0%(orr与tpc组的差异为17.2个百分点;p<0.0001)。对于缓解患者,接受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患者的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14.4个月(范围:1.6-23.7),而接受tpc的患者为5.7个月(范围:0.0-24.2)。

所有入组人群和pmmr亚组的结果相似。在pmmr亚组中,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40%(hr=0.60 [95% ci:0.50-0.72];p<0.0001),中位pfs为6.6个月(95% ci:5.6-7.4;事件数=247),而接受tpc的患者的中位pfs为3.8个月(95% ci:3.6-5.0;事件数=238)。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的死亡风险降低32%(hr=0.68 [95% ci:0.56-0.84];p=0.0001),中位os为17.4个月(95% ci:14.2-19.9;事件数=165),而接受tpc的患者的中位os为12.0个月(95% ci:10.8-13.3;事件数=203)。接受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患者的次要终点orr为30.3%(95% ci:25.5-35.5),cr率为5.2%,pr率为25.1%,而接受tpc的患者的orr为15.1%(95% ci:11.5-19.3),cr率为2.6%,pr率为12.5%(orr与tpc组的差异为15.2个百分点;p<0.0001)。对于缓解患者,接受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患者的中位dor为9.2个月(范围:1.6-23.7),而接受tpc的患者的中位dor为5.7个月(范围:0.0-24.2)。

在所有入组人群中,在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n=406)中,治疗中出现的不良事件(teae)(任何级别)导致30.8%的患者停用仑伐替尼,18.7%的患者停用帕博利珠单抗,14.0%的患者停用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在tpc组中(n=388),teae(任何级别)导致8.0%的患者终止化疗。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5.7%的患者和tpc组4.9%的患者发生了5级teae(任何原因)。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88.9%的患者和tpc组72.7%的患者发生了≥3级teae。在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中,至少25%的患者发生的最常见teae(任何级别)为高血压(64.0%)、甲状腺功能减退症(57.4%)、腹泻(54.2%)、恶心(49.5%)、食欲减退(44.8%)、呕吐(36.7%)、体重减轻(34.0%)、疲乏(33.0%)、关节痛(30.5%)、蛋白尿(28.8%)、贫血(26.1%)、便秘(25.9%)和尿路感染(25.6%)。在tpc组中,至少25%的患者发生的最常见teae(任何级别)为贫血(48.7%)、恶心(46.1%)、中性粒细胞减少症(33.8%)、脱发(30.9%)和疲乏(27.6%)。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的中位治疗持续时间为231天(范围:1-817),tpc组的中位治疗持续时间为104.5天(范围:1-785天)。

 

关于肾细胞癌(rcc)2,3,4,5,6,7

据估计,2020年全球新诊断肾癌病例超过431,000例,死亡病例超过179,000例。2020年,日本新发病例超过25,000例,死亡病例超过8000例。据估计,仅在美国,2021年将有近76, 000例新发肾癌确诊病例,死亡病例近14,000例。肾细胞癌是目前最常见的肾癌类型,10例肾癌中就约有9例为肾细胞癌。男性中肾细胞癌更常见,发生率约为女性的两倍。大多数rcc病例是在其他腹部疾病的影像学检查中偶然发现的。约30%的rcc患者在诊断时即已转移,多达40%的患者在因局限性rcc接受初次手术治疗后发生转移。患者的生存率高度依赖于诊断时的肿瘤分期,存在转移的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为13%,预后较差。

 

关于子宫内膜癌8,9,10,11,12

子宫内膜癌发生于子宫内层,即子宫内膜,是最常见的子宫癌症类型。据估计,2020年全球新发病例超过41.7万例,超过9.7万例死于子宫体癌(上述估计值包括子宫内膜癌和子宫肉瘤;其中超过90%的子宫体癌发生在子宫内膜,因此子宫内膜癌病例和死亡病例的实际数量略低于该估计值)。在日本,2020年新发子宫体癌病例超过1.7万例,超过3000例死于该疾病。据估计,2021年美国将有超过6.6万例新发子宫体癌病例,近1.3万例死于该病。转移性子宫内膜癌(iv期)的五年生存率估计约为17%。

 

关于msd和卫材的战略合作

2018年3月,卫材和msd就乐卫玛的全球共同开发和共同商业化达成战略合作。根据协议,两家公司将联合开发、生产乐卫玛并将其商业化。 乐卫玛既可作为单药治疗也可与msd的抗pd-1治疗药物帕博利珠单抗联合用药。

除了在几种不同肿瘤类型中正在进行的评价帕博利珠单抗与乐卫玛联合用药的临床研究外,两家公司还通过leap(乐卫玛联合帕博利珠单抗,lenvatinib and pembrolizumab)临床项目共同发起新的临床研究来评价该联合方案的疗效,涉及20项临床试验、14种不同肿瘤类型(子宫内膜癌、肝细胞癌、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肾细胞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尿路上皮癌、胆道癌、结直肠癌、胃癌、胶质母细胞瘤、卵巢癌、胰脏癌和三阴性乳腺癌)。

 

卫材专注于癌症

卫材专注于抗癌药物的研发,致力于肿瘤微环境(从现有的自主研发的化合物中得到了大量的经验和知识)以及驱动基因突变及异常剪接的因素(利用rna剪切平台)等领域(ricchi)。在这些领域,还有很多患者的需求未得到真正的满足,卫材希望成为肿瘤学领域的领导者。卫材希望从这些ricchi 中发现具有新靶点、新作用机制并有望治愈癌症的创新药。

 

关于卫材

卫材是一家全球领先的研发型制药公司,总部位于日本,在全球约有10, 000名员工。卫材将企业使命定义为“将患者及其家属的利益放在首位,为提升其福祉做出贡献”,公司将这种使命称为关心人类健康(hhc理念。卫材致力于在肿瘤学和神经病学等医疗需求高度未得到满足的治疗领域提供创新产品,努力实现公司的hhc理念。本着hhc的精神,卫材会进一步履行这一承诺,运用公司拥有的科学专业知识、临床能力和对患者的了解,发现并开发创新爱游戏(ayx)中国官方网站的解决方案,帮助解决社会最棘手的未得到满足的需求,包括被忽视的热带病和可持续发展目标。

有关卫材的更多信息,请访问www.eisai.com(适用于全球)、us.eisai.com(适用于美国)或www.eisai.eu(适用于欧洲、中东、非洲),也可通过twitter(和)和(仅适用于美国)与我们联系。

 

1  motzer r. et al. lenvatinib plus pembrolizumab or everolimus for advanced renal cell carcinoma.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kidney fact sheet.” cancer today, 2020. 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cancers/29-kidney-fact-sheet.pdf.

3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japan fact sheet.” cancer today, 2020. 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populations/392-japan-fact-sheets.pdf.

4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key statistics about kidney cancer, https://www.cancer.org/cancer/kidney-cancer/about/key-statistics.html.

5  thomas a. z. et al. the role of metastasectomy in patients with renal cell carcinoma with sarcomatoid dedifferentiation: a matched controlled analysis. the journal of urology. 2016 sep; 196(3): 678-684.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014677/pdf/nihms773463.pdf.

6  shinder b. et al. surgical management of advanced and metastatic renal cell carcinoma: a multidisciplinary approach. frontiers in oncology. 2017; 7: 107.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449498/# ffn sectitle.

7  padala, s. a., barsouk, a., thandra, k. c., saginala, k., mohammed, a., vakiti, a., rawla, p., & barsouk, a. (2020). epidemiology of renal cell carcinoma. world journal of oncology, 11(3), 79-87. https://doi.org/10.14740/wjon1279.

8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facts & figures 2020 pdf: https://www.cancer.org/research/cancer-facts-statistics/all-cancer-facts-figures/cancer-facts-figures-2020.html

9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corpus uteri fact sheet.” cancer today, 2020. 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cancers/24-corpus-uteri-fact-sheet.pdf.

10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japan fact sheet.” cancer today, 2020. 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populations/392-japan-fact-sheets.pdf.

11 cancer research institute website, accessed 3/1/2021: https://www.cancerresearch.org/immunotherapy/cancer-types/uterine-endometrial-cancer

12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website, accessed 3/1/2021: https://www.cancer.org/cancer/endometrial-cancer/detection-diagnosis-staging/survival-rates.html

卫材株式会社(总部:东京,首席执行官:内藤晴夫,以下简称“卫材”)和msd子公司msd k.k.近日宣布,卫材已在日本提交了一项卫材自主研发的多靶点酪氨酸激酶受体抑制剂lenvima®(通用名:甲磺酸仑伐替尼)联合msd研发的keytruda®(通用名:帕博利珠单抗)用于治疗晚期肾细胞癌(rcc)的申请。这是该联合疗法在日本提交的首次申请。

该申请基于晚期rcc患者一线治疗的iii期clear研究(研究307/keynote-581)的结果,该研究结果在2021年泌尿生殖系统癌症研讨会(asco gu)上公布,并同期发表于2021年2月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该试验中,lenvima keytruda联合疗法与单用舒尼替尼相比,在主要终点无进展生存期(pfs)以及关键次要终点总生存期(os)和客观缓解率(orr)方面显示出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和临床意义的改善。lenvima keytruda的安全性特征与既往研究报告的特征一致。

据估计,2020年全球新诊断肾癌病例超过430,000例,有接近180,000人死于该疾病1。在日本,2020年新诊断病例超过25,000例,死亡病例超过8,000例2。rcc是目前最常见的肾癌类型;10例肾癌中约9例为rcc3。大多数rcc病例是在其他腹部疾病的影像学检查中偶然发现的。约30%的rcc患者在诊断时即已转移,多达40%的患者在因局限性rcc接受初次手术治疗后发生转移4,5。患者的生存率高度依赖于诊断时的肿瘤分期,存在转移的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为12%,预后较差6。

自2018年10月以来,卫材和msd一直在日本合作提供lenvima信息,并将共同努力,加速提高lenvima和keytruda对癌症患者的贡献。

媒体咨询

公共关系部

卫材株式会社

电话: 81-(0)3-3817-5120

通信部

msd

电话: 81-(0)3-6272-1001

<编者注>
1.关于lenvima(通用名:甲磺酸仑伐替尼)

lenvima是由卫材发现并开发的一种口服多靶点酪氨酸激酶受体抑制剂,可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受体vegfr1(flt1)、vegfr2(kdr)和vegfr3(flt4)的激酶活性。除正常细胞功能外,lenvima还可抑制与致病性血管生成、肿瘤生长和癌症进展相关的其他激酶,包括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fgf)受体fgfr1-4、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受体α(pdgfrα)、kit和ret。在同系小鼠肿瘤模型中,与任一药物单独给药相比,仑伐替尼联合抗pd-1单克隆抗体可减少肿瘤相关巨噬细胞的数量,增加活化的细胞毒性t细胞的数量,表现出更强的抗肿瘤活性。目前,lenvima已在超过70个国家(包括日本、中国、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国家)获批单药用于甲状腺癌的治疗,并在美国获批单药用于放射性碘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的治疗。此外,lenvima已在超过65个国家(包括日本、美国、中国、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国家)获批单药用于不可切除肝细胞癌的治疗。在超过60个国家(包括美国、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国家),lenvima还被批准与依维莫司联合用药,用于治疗既往曾接受过抗血管生成治疗的肾细胞癌患者。在欧洲,lenvima以商品名kisplyx®上市,用于治疗肾细胞癌。同时,lenvima也在超过10个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获批与帕博利珠单抗联合用于治疗既往接受全身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不适合根治性手术或放疗的非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型(dmmr)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该适应症的持续批准取决于各项确证性试验中临床获益的验证和描述。lenvima在日本也被批准用于不可切除胸腺癌的单药治疗。

2.关于keytruda(帕博利珠单抗)

keytruda是一种抗pd-1治疗药物,通过提高人体免疫系统检测和抗击肿瘤细胞的能力发挥作用。keytruda是一种人源化单克隆抗体,可阻断pd-1与其配体pd-l1和pd-l2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而激活t淋巴细胞,这种淋巴细胞可能对肿瘤细胞和健康细胞均有作用。

msd目前正在进行行业内规模最大的免疫肿瘤学临床研究项目。目前有1400多项在多种癌症和治疗环境中研究keytruda的试验。keytruda临床项目旨在了解keytruda在癌症中的作用以及可以通过哪些因素来预测一名患者是否能从keytruda治疗中获益,包括探索几种不同的生物标志物。

在日本,keytruda已被批准用于治疗黑色素瘤、不可切除的晚期/复发性非小细胞肺癌、复发性或难治性经典霍奇金淋巴瘤、化疗后进展的不可根治性切除的尿路上皮癌、化疗后进展的晚期/复发性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igh)实体瘤(仅限于难以接受标准治疗时使用)、不可根治性切除或转移性肾细胞癌、复发或远端转移性头颈部癌以及化疗后进展的pd-l1阳性不可根治性切除的晚期/复发性食管鳞状细胞癌。

3.关于肾细胞癌(rcc)

据估计,2020年全球新诊断肾癌病例超过430,000例,有接近180,000人死于该疾病1。在日本,2020年新诊断病例超过25,000例,死亡病例超过8,000例2。据估计,仅在美国,2021年将有超过76,000例新诊断肾癌病例,死亡病例近14,000例3。rcc是目前最常见的肾癌类型;10例肾癌中约9例为rcc3。男性中rcc更常见,发生率约为女性的两倍3。大多数rcc病例是在其他腹部疾病的影像学检查中偶然发现的。约30%的rcc患者在诊断时即已转移,多达40%的患者在因局限性rcc接受初次手术治疗后发生转移4,5。患者的生存率高度依赖于诊断时的肿瘤分期,存在转移的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为12%,预后较差6。

4.关于clear研究(研究307/keynote-581)

clear研究(研究307/keynote-581)是一项评价lenvima联合keytruda或依维莫司对比舒尼替尼用于晚期rcc患者的一线治疗的iii期、多中心、随机、开放性试验(clinicaltrials.gov,nct02811861)。主要终点是由独立审查委员会根据实体瘤疗效评价标准(recist)1.1版评估的pfs。关键次要终点包括os、orr和安全性。共有1069例患者被随机分配至三个治疗组,分别接受lenvima(20 mg,口服,每日一次)联合keytruda(200 mg,静脉注射,每三周一次);lenvima(18 mg,口服,每日一次)联合依维莫司(5 mg,口服,每日一次);或舒尼替尼(50 mg,口服,每日一次,治疗4周,随后停药2周)。

对于独立审查委员会根据recist v1.1评估的试验主要终点pfs,lenvima keytruda组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比舒尼替尼组降低61%(hr=0.39 [95% ci:0.32-0.49];p<0.001),中位pfs为23.9个月(95% ci:20.8-27.7),而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患者的中位pfs为9.2个月(95% ci:6.0-11.0)。对于试验的关键次要终点,与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患者相比,lenvima keytruda组的死亡风险降低34%(hr=0.66 [95% ci:0.49-0.88];p=0.005)。中位随访27个月后,任一治疗组均未达到中位os。接受lenvima keytruda联合治疗的患者的orr为71.0%(95% ci:66.3-75.7),完全缓解(cr)率为16.1%,部分缓解(pr)率为54.9%,而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患者的orr为36.1%(95% ci:31.2-41.1),cr率为4.2%,pr率为31.9%(相对风险=1.97 [95% ci:1.69-2.29])。接受lenvima keytruda联合治疗的患者的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25.8个月(95% ci:22.1-27.9),而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患者的dor为14.6个月(95% ci:9.4-16.7)。 在lenvima keytruda组中,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导致18.5%的患者停用lenvima,25.0%的患者停用keytruda,9.7%的患者停用lenvima keytruda。在舒尼替尼组中,trae导致10.0%的患者停用舒尼替尼。lenvima keytruda组1.1%的患者和舒尼替尼组0.3%的患者发生了5级trae。lenvima keytruda组71.6%的患者和舒尼替尼组58.8%的患者发生了≥3级trae。在lenvima keytruda组中,至少20%的患者发生的最常见trae(任何级别)为腹泻(54.5%)、高血压(52.3%)、甲状腺功能减退症(42.6%)、食欲减退(34.9%)、疲乏(32.1%)和口腔黏膜炎(32.1%)。在舒尼替尼组中,至少20%的患者发生的最常见trae(任何级别)为腹泻(44.4%)、高血压(39.1%)、口腔黏膜炎(37.4%)、手足综合征(35.9%)、疲乏(32.1%)和恶心(27.6%)。 5.关于卫材和msd的战略合作 2018年3月,卫材和msd通过一家附属公司,就lenvima的全球共同开发和商业化达成了战略合作。根据协议,两家公司将联合开发、生产lenvima并将其商业化。lenvima既可作为单药治疗,也可与msd的抗pd-1治疗药物keytruda联合用药。 除了在几种不同肿瘤类型中正在进行的评价lenvima keytruda联合治疗的临床研究外,两家公司还通过leap(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临床项目共同发起了新的临床研究来评价联合治疗,涉及20余项临床试验、14种肿瘤类型(子宫内膜癌、肝细胞癌、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肾细胞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尿路上皮癌、胆道癌、结直肠癌、胃癌、胶质母细胞瘤、卵巢癌、胰腺癌和三阴性乳腺癌)。 6.关于卫材株式会社 卫材是一家领先的全球研发制药公司,总部位于日本,在全球约有10,000名员工。卫材将企业使命定义为“将患者及其家属的利益放在首位,为提升其福祉做出贡献”,公司将这种使命称为关心人类健康(hhc)理念。卫材致力于在肿瘤学和神经病学等医疗需求高度未得到满足的治疗领域提供创新产品,努力实现公司的hhc理念。本着hhc的精神,卫材会进一步履行这一承诺,运用公司拥有的科学专业知识、临床能力和对患者的了解,发现并开发创新爱游戏(ayx)中国官方网站的解决方案,帮助解决社会最棘手的未得到满足的需求,包括被忽视的热带病和可持续发展目标。 有关卫材的更多信息,请访问www.eisai.com(适用于全球)、us.eisai.com(适用于美国)或www.eisai.eu(适用于欧洲、中东、非洲),也可通过twitter(美国和全球)和linkedin(适用于美国)与我们联系。 1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肾癌简报》cancer today,2020年。 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cancers/29-kidney-fact-sheet.pdf. 2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日本简报》cancer today,2020年。 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populations/392-japan-fact-sheets.pdf. 3 美国癌症协会,《有关肾癌的关键统计数据》 https://www.cancer.org/cancer/kidney-cancer/about/key-statistics.html 4 thomas a. z. et al. 转移瘤切除术在肾细胞癌伴肉瘤样分化患者中的作用:匹配对照分析。美国泌尿外科杂志2016年9月;第196(3)期:第678-684页。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014677/. 5 shinder b et al. 晚期和转移性肾细胞癌的外科治疗:多学科方法frontiers in oncology. 2017年;第7期:第107页。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449498/# ffn sectitle. 6 padala, s. a., barsouk, a., thandra, k. c., saginala, k., mohammed, a., vakiti, a., rawla, p. (2020).肾细胞癌流行病学。世界肿瘤学杂志,第11(3)期,第79-87页 https://doi.org/10.14740/wjon1279

杏林药业株式会社(总部:东京千代田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higeru ogihara,以下简称“杏林”)是杏林股份有限公司(总部:东京千代田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yutaka ogihara)的子公司,与卫材株式会社(总部:东京文京区,首席执行官:内藤晴夫,以下简称“卫材”)签订了在四个东盟(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开发和分销膀胱过度活动症治疗药物vibegron的许可协议。基于此协议,卫材将获得由杏林授予的该药物在上述4个国家的独家开发和上市权,并负责递交该药物的新药申请。

膀胱过度活动症(oab)是一组以尿急为特征的泌尿系统症状的名称,通常伴有日间尿频和/或夜尿症,在某些情况下还伴有急迫性尿失禁。oab对患者的健康相关qol(生活质量)有不利影响,干扰患者的日常生活,如因担心oab导致经常上厕所而无法外出,以及降低睡眠质量。

该药是一种新型β3-肾上腺素能受体激动剂,每日一次给药,选择性作用于膀胱中的β3受体,松弛膀胱,增强尿液收集,从而改善oab引起的尿急、尿频和急迫性尿失禁症状。

杏林通过早期将该药物打入日本市场,为改善oab患者的生活质量做出了贡献。签订本协议表示,杏林现在将与卫材合作,在许可区域授予代理权,促进其国际业务扩展。

卫材正在努力确定和满足许可区域内各市场的多样化需求,并将继续积极扩大和丰富其战略产品组合,以满足该地区的需求。

2009年9月,杏林与卫材签订了在亚洲开发和上市由杏林发现和开发的膀胱过度活动症治疗药物uritos®片剂(通用名:咪达那新)的许可协议,截至今天,卫材已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缅甸销售uritos。除uritos外,两家公司还通过开发和商业化vibegron为患者提供oab的新治疗选择,并为改善生活质量和增加oab患者获益做出进一步贡献。

 

媒体咨询

杏林药业株式会社

公司策划部

电话: 81-(0)3-3525-4707

 

卫材株式会社

公共关系部

电话: 81-(0)3-3817-5120

 

<编者注>
1.关于杏林药业株式会社

杏林正在努力提高其在特定领域的地位,并在全球范围内研发新药,其目标是成为一个获得社会认可并获得患者和医务人员信任的制药生产商。在销售方面,杏林正在加强fc(消费者特许)策略,该策略侧重于患者,尤其是呼吸、耳鼻喉科和泌尿科患者。在药物发现方面,杏林正在开展新药研发活动,如促进选择和集中、致力于开发多层次项目、积极探索和设置外部药物发现主题。

欲了解更多关于杏林药业株式会社的信息,请访问https://www.kyorin-pharm.co.jp/en/。

 

2.关于卫材株式会社

卫材株式会社将企业使命定义为“将患者及其家属的利益放在首位,为提升其福祉做出贡献”,公司将这种使命称为关心人类健康(hhc)理念。本公司拥有近10,000名雇员,遍布于全球各地的研发机构、生产基地和营销子公司。我们致力于为医疗需求亟需满足的疾病提供创新药物产品,尤其是神经系统疾病和肿瘤治疗领域的药物,以实现我们的hhc理念。作为一家全球性的制药公司,我们通过与关键利益相关者合作,为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增加药物的可及性,从而将我们的造福于患者的使命延伸至全世界的患者。

欲了解更多关于卫材株式会社的信息,请访问https://www.eisai.com。

 

3.关于vibegron

vibegron由msd发现,每日一次口服可用于治疗膀胱过度活动症(oab),能够选择性作用于膀胱的β3-肾上腺素能受体激动剂。vibegron能够选择性作用于膀胱的β3受体,并通过增强去甲肾上腺素在储尿期的膀胱舒张作用而增加膀胱容量,从而缓解oab引起的尿急、尿频和急迫性尿失禁症状。杏林已获得了由msd授予的该药物在日本(2014年7月)和亚洲*(2017年4月)的开发、生产和上市的专有权。在日本,杏林和kissei根据截至2016年3月签订的共同开发和共同上市协议,在当地共同开发了该药物。2018年11月起,两家公司联合上市该药物,产品名称为“beova®片剂50 mg”。

*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东盟10个成员国

 

4.膀胱过度活动症(oab)

oab是一种泌尿系统疾病,难以将尿液聚集在膀胱内。其主要症状为尿急,常伴有尿频和夜尿症,在某些情况下伴有急迫性尿失禁。oab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患者因担心上厕所而不出门,夜间睡眠不足,或日常活动受到限制,这些可能导致生活质量显著降低。

一般说来,在年龄越大的人群中,oab患者的总数越大。在亚洲,尽管患者的实际数量未知,但据报告,在18岁以上成人中,29.9%的男性和34.7%的女性出现了某种形式的oab1。

 

1. j med assoc thai.2007; 90 (11): 2316-20

卫材株式会社(总部:东京,首席执行官:内藤晴夫,以下简称“卫材”)近日宣布,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已确认受理卫材自主研发的多靶点酪氨酸激酶受体抑制剂甲磺酸仑伐替尼(产品名称:lenvima®/kisplyx®,以下简称“仑伐替尼”)联合msd研发的抗pd-1药物帕博利珠单抗(商品名:keytruda®)用于治疗晚期肾细胞癌(rcc)和晚期子宫内膜癌(ec)的审评申请。

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疗法用于治疗rcc适应症的申请是基于晚期rcc患者一线治疗的关键性iii期clear研究(研究307/keynote-581)的结果,该研究结果在2021年泌尿生殖系统癌症研讨会(asco gu)上公布,并同期发表于2021年2月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该试验中,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疗法与单用舒尼替尼相比,在主要终点无进展生存期(pfs)以及关键次要终点总生存期(os)和客观缓解率(orr)方面显示出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和临床意义的改善。

此外,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疗法用于治疗ec适应症的申请是基于关键性iii期研究309/keynote-775的结果(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在任何背景下接受过一种含铂化疗方案之后接受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该研究结果于2021年3月在2021年美国妇科肿瘤学会(sgo)女性癌症年会上发表。在该试验中,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疗法与化疗(医生选择的多柔比星或紫杉醇)相比,在主要终点pfs和os以及次要终点orr方面显示出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和临床意义的改善。

这些研究中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疗法的安全性特征与既往研究报告的特征大体一致。

据估计,2020年全球新诊断肾癌病例超过430,000例,有接近180,000人死于该疾病1。在欧洲,2020年新诊断病例超过138,000例,死亡病例超过54,000例1。rcc是目前最常见的肾癌类型;10例肾癌中约9例为rcc2。约30%的rcc患者在诊断时即已转移,多达40%的患者在因局限性rcc接受初次手术治疗后发生转移3,4。

据估计,2020年全球新诊断子宫体癌病例超过417,000例,有接近97,000人死于该疾病5。在欧洲,2020年新诊断病例超过130,000例,死亡病例超过29,000例5。ec是最常见的子宫体癌类型。认为90%以上的子宫体癌发生在子宫内膜6。

生存率因诊断分期不同而有很大差异,转移性rcc和转移性ec的五年生存率分别为12%和17%。两种疾病预后均较差。

2018年3月,卫材和msd通过一家附属公司,针对仑伐替尼单药治疗以及与msd的抗pd-1药物帕博利珠单抗联合用药的全球共同开发和商业化达成战略合作。

卫材将肿瘤领域定位为关键治疗领域,旨在发现具有治愈癌症潜力的革命性新药。卫材致力于探索仑伐替尼的潜在临床益处,为进一步满足癌症患者及其家人和医疗保健提供者的多样化需求,并提高他们的福祉而做出努力。

媒体咨询:
卫材株式会社
公共关系部
81-(0)3-3817-5120

[编者注]

1.关于甲磺酸仑伐替尼(产品名称:lenvima/kisplyx)

仑伐替尼是由卫材发现并开发的一种口服多激酶抑制剂,可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受体vegfr1(flt1)、vegfr2(kdr)和vegfr3(flt4)的激酶活性。除正常细胞功能外,仑伐替尼还可抑制与致病性血管生成、肿瘤生长和癌症进展相关的其他激酶,包括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fgf)受体fgfr1-4、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受体α(pdgfrα)、kit和ret。

在同系小鼠肿瘤模型中,与任一药物单独给药相比,仑伐替尼联合抗pd-1单克隆抗体可减少肿瘤相关巨噬细胞的数量,增加活化的细胞毒性t细胞的数量,表现出更强的抗肿瘤活性。

目前,仑伐替尼已在超过70个国家(包括日本、中国、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国家)获批单药用于甲状腺癌的治疗,并在美国获批单药用于放射性碘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的治疗。此外,仑伐替尼已在超过65个国家(包括日本、美国、中国、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国家)获批单药用于不可切除肝细胞癌的治疗。在超过60个国家(包括美国、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国家),仑伐替尼还被批准与依维莫司联合用药,用于治疗既往曾接受过抗血管生成治疗的肾细胞癌患者。在欧洲,仑伐替尼以商品名kisplyx®上市,用于治疗肾细胞癌。同时,仑伐替尼也在超过10个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获批与帕博利珠单抗联合用药用于治疗既往接受全身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不适合根治性手术或放疗的非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型(dmmr)子宫内膜癌患者。该适应症的持续批准取决于各项确证性试验中临床获益的验证和描述。lenvima在日本也被批准单药用于不可切除胸腺癌的治疗。

2.关于clear研究(研究307/keynote-581)

clear研究(研究307/keynote-581)是一项评价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或依维莫司对比舒尼替尼用于晚期rcc患者一线治疗的iii期、多中心、随机、开放性试验(clinicaltrials.gov,nct02811861)。主要终点是由独立审查委员会根据实体瘤疗效评价标准(recist)1.1版评估的pfs。关键次要终点包括os、orr和安全性。共有1069例患者被随机分配至三个治疗组,分别接受仑伐替尼(20 mg,口服,每日一次)联合帕博利珠单抗(200 mg,静脉注射,每三周一次);仑伐替尼(18 mg,口服,每日一次)联合依维莫司(5 mg,口服,每日一次);或舒尼替尼(50 mg,口服,每日一次,治疗4周,随后停药2周)。

对于独立审查委员会根据recist v1.1评估的试验主要终点pfs,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比舒尼替尼组降低61%(hr=0.39 [95% ci:0.32-0.49];p<0.001),中位pfs为23.9个月(95% ci:20.8-27.7),而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患者的中位pfs为9.2个月(95% ci:6.0-11.0)。对于试验的关键次要终点,与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患者相比,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的死亡风险降低34%(hr=0.66 [95% ci:0.49-0.88];p=0.005)。中位随访27个月后,任一治疗组均未达到中位os。接受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患者的orr为71.0%(95% ci:66.3-75.7),完全缓解(cr)率为16.1%,部分缓解(pr)率为54.9%,而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患者的orr为36.1%(95% ci:31.2-41.1),cr率为4.2%,pr率为31.9%(相对风险=1.97 [95% ci:1.69-2.29])。接受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患者的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25.8个月(95% ci:22.1-27.9),而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患者的dor为14.6个月(95% ci:9.4-16.7)。 在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中,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导致18.5%的患者停用仑伐替尼,25.0%的患者停用帕博利珠单抗,9.7%的患者停用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在舒尼替尼组中,trae导致10.0%的患者停用舒尼替尼。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1.1%的患者和舒尼替尼组0.3%的患者发生了5级trae。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71.6%的患者和舒尼替尼组58.8%的患者发生了≥3级trae。在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中,至少20%的患者发生的最常见trae(任何级别)为腹泻(54.5%)、高血压(52.3%)、甲状腺功能减退症(42.6%)、食欲减退(34.9%)、疲乏(32.1%)和口腔黏膜炎(32.1%)。在舒尼替尼组中,至少20%的患者发生的最常见trae(任何级别)为腹泻(44.4%)、高血压(39.1%)、口腔黏膜炎(37.4%)、手足综合征(35.9%)、疲乏(32.1%)和恶心(27.6%)。 3.关于研究309/keynote-775 研究309/keynote-775是一项评价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用于既往在任何背景下接受过一种含铂化疗方案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的多中心、随机、开放性、iii期试验(clinicaltrials.gov,nct03517449)。盲态独立中心审查委员会(bicr)根据recist v1.1评估的双重主要终点为pfs和os。次要终点包括bicr根据recist v1.1选择的orr以及安全性/耐受性。在入组的827例患者中,697例患者属于错配修复完整型(pmmr),130例患者属于错配修复缺陷型(dmmr)。患者以1:1的比例随机接受仑伐替尼(20 mg,口服,每日一次)联合帕博利珠单抗(200 mg,静脉[iv]注射,每3周一次)治疗最长35个周期(约2年);或医生选择的化疗药物(tpc):多柔比星(60 mg/m2 iv,每3周1次,最大累积剂量为500 mg/m2)或紫杉醇(80 mg/m2 iv,每28天为一个周期 [连续3周每周一次紫杉醇给药,停药1周])。 本研究在所有入组人群(pmmr和dmmr)和pmmr亚组中均达到双重主要终点pfs(bicr根据recist v1.1评估)和os以及次要有效性终点orr(bicr根据recist v1.1评估)。所有入组人群和pmmr亚组的中位随访时间均为11.4个月。在所有入组人群中观察到pfs出现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和临床意义的改善,其中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n=411)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44%(hr=0.56 [95% ci:0.47-0.66];p<0.0001),中位pfs为7.2个月(95% ci:5.7-7.6;事件数=281),而接受tpc的患者(n=416)的中位pfs为3.8个月(95% ci:3.6-4.2;事件数=286)。此外,在所有入组人群中观察到os出现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和临床意义的改善,其中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的死亡风险降低38%(hr=0.62 [95% ci:0.51-0.75];p<0.0001),中位os为18.3个月(95% ci:15.2-20.5;事件数=188),而接受tpc的患者的中位os为11.4个月(95% ci:10.5-12.9;事件数=245)。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安全性特征与两种单药治疗的既定安全性特征大体一致。 在所有入组人群中,接受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患者的次要有效性终点orr为31.9%(95% ci:27.4-36.6),cr率为6.6%,pr率为25.3%,接受tpc的患者的orr为14.7%(95% ci:11.418.4),cr率为2.6%,pr率为12.0%(orr与tpc组的差异为17.2个百分点;p<0.0001)。对于缓解患者,接受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患者的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14.4个月(范围:1.6-23.7),而接受tpc的患者为5.7个月(范围:0.0-24.2)。 所有入组人群和pmmr亚组的结果相似。在pmmr亚组中,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40%(hr=0.60 [95% ci:0.50-0.72];p<0.0001),中位pfs为6.6个月(95% ci:5.6-7.4;事件数=247),而接受tpc的患者的中位pfs为3.8个月(95% ci:3.6-5.0;事件数=238)。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的死亡风险降低32%(hr=0.68 [95% ci:0.56-0.84];p=0.0001),中位os为17.4个月(95% ci:14.2-19.9;事件数=165),而接受tpc的患者的中位os为12.0个月(95% ci:10.8-13.3;事件数=203)。接受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患者的次要终点orr为30.3%(95% ci:25.5-35.5),cr率为5.2%,pr率为25.1%,而接受tpc的患者的orr为15.1%(95% ci:11.5-19.3),cr率为2.6%,pr率为12.5%(orr与tpc组的差异为15.2个百分点;p<0.0001)。对于缓解患者,接受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患者的中位dor为9.2个月(范围:1.6-23.7),而接受tpc的患者的中位dor为5.7个月(范围:0.0-24.2)。 在所有入组人群中,在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n=406)中,治疗中出现的不良事件(teae)(任何级别)导致30.8%的患者停用仑伐替尼,18.7%的患者停用帕博利珠单抗,14.0%的患者停用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在tpc组中(n=388),teae(任何级别)导致8.0%的患者终止化疗。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5.7%的患者和tpc组4.9%的患者发生了5级teae(任何原因)。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88.9%的患者和tpc组72.7%的患者发生了≥3级teae。在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中,至少25%的患者发生的最常见teae(任何级别)为高血压(64.0%)、甲状腺功能减退症(57.4%)、腹泻(54.2%)、恶心(49.5%)、食欲减退(44.8%)、呕吐(36.7%)、体重减轻(34.0%)、疲乏(33.0%)、关节痛(30.5%)、蛋白尿(28.8%)、贫血(26.1%)、便秘(25.9%)和尿路感染(25.6%)。在tpc组中,至少25%的患者发生的最常见teae(任何级别)为贫血(48.7%)、恶心(46.1%)、中性粒细胞减少症(33.8%)、脱发(30.9%)和疲乏(27.6%)。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组的中位治疗持续时间为231天(范围:1-817),tpc组的中位治疗持续时间为104.5天(范围:1-785天)。 4.关于msd和卫材的战略合作 2018年3月,卫材和msd通过一家附属公司,就仑伐替尼的全球共同开发和商业化达成了战略合作。根据协议,两家公司将联合开发、生产仑伐替尼并将其商业化。仑伐替尼既可作为单药治疗,也可与msd的抗pd-1治疗药物帕博利珠单抗联合用药。 除了在几种不同肿瘤类型中正在进行的评价仑伐替尼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临床研究外,两家公司还通过leap(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临床项目共同发起了新的临床研究来评价联合治疗,涉及20余项临床试验、14种肿瘤类型(子宫内膜癌、肝细胞癌、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肾细胞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尿路上皮癌、胆道癌、结直肠癌、胃癌、胶质母细胞瘤、卵巢癌、胰腺癌和三阴性乳腺癌)。 5.卫材专注于癌症 卫材专注于抗癌药物的研发,致力于肿瘤微环境(从现有的自主研发的化合物中得到了大量的经验和知识,例如甲磺酸艾立布林[商品名:halaven®]和仑伐替尼)以及驱动基因突变及异常剪接的因素(利用rna剪切平台)等领域(ricchi),在这些领域,还有很多患者的需求未得到真正的满足,卫材希望成为肿瘤学领域的领导者。卫材希望从这些ricchi中发现具有新靶点、新作用机制并有望治愈癌症的创新药。 1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肾癌简报》cancer today,2020年。 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cancers/29-kidney-fact-sheet.pdf. 2 美国癌症协会,《有关肾癌的关键统计数据》 https://www.cancer.org/cancer/kidney-cancer/about/key-statistics.html. 3 thomas a. z. et al. 转移瘤切除术在肾细胞癌伴肉瘤样分化患者中的作用:匹配对照分析。美国泌尿外科杂志 2016年9月;第196(3)期:第678-684页。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014677/. 4 shinder b et al. 晚期和转移性肾细胞癌的手术治疗:多学科方法。 frontiers in oncology. 2017年;第7期:第107页。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449498/#ffn sectitle. 5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子宫体癌简报》cancer today,2020年。 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cancers/24-corpus-uteri-fact-sheet.pdf. 6 美国癌症协会,facts & figures 2020 pdf: https://www.cancer.org/research/cancer-facts-statistics/all-cancer-facts-figures/cancer-facts-figures-2020.html 7 padala, s. a., barsouk, a., thandra, k. c., saginala, k., mohammed, a., vakiti, a., rawla, p., & barsouk, a. (2020).肾细胞癌流行病学。世界肿瘤学杂志,第11(3)期,第79-87页 https://doi.org/10.14740/wjon1279. 8 美国癌症协会网站,访问日期:2021年2月1日: https://www.cancer.org/cancer/endometrial-cancer/detection-diagnosis-staging/survival-rates.html.

如果获得批准,aducanumab将成为第一个能够有意义地改变阿尔茨海默病病程的治疗方法
aducanumab目前正在日本、欧洲和美国接受注册监管审查

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和东京,[2020年12月10日](全球新闻)–今日,渤健(纳斯达克:biib)和卫材株式会社(日本东京)共同宣布,渤健已向日本厚生劳动省(mhlw)递交了阿尔茨海默病试验性治疗药物aducanumab的日本新药申请(j-nda)。aducanumab是一种靶向β淀粉样蛋白的抗体,在临床试验中已显示可去除大脑中的β淀粉样蛋白,并能显著延缓阿尔茨海默病引起的轻度认知障碍(mci)和轻度阿尔茨海默病型痴呆患者的临床衰退。

渤健首席执行官michel vounatsos表示:“日本是我们向监管部门申请批准aducanumab的第三个市场,代表着我们‘将该疗法带给全球患者’这一承诺的持续推进”。“日本在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和照料者的支持政策方面全球领先,以迎接其人口快速老龄化的挑战。我们期待aducanumab能够通过监管审查,如果获得批准,aducanumab可以进一步帮助控制这一毁灭性疾病的影响”。

卫材株式会社的首席执行官内藤晴夫博士表示:“由于日本是世界上老龄人口占比最高的国家,预计阿尔茨海默病的社会负担会继续增加”。“30多年来,卫材一直致力于痴呆药物的研发,并与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及其护理者共同抗击这一疾病。aducanumab的申报是服务患者及其家属的重要步骤,因为aducanumab可能有助于降低患者的临床症状衰退,并有可能使患者的独立生活能力维持较长时间。aducanumab还有可能帮助解决日本因人口老龄化而面临的公共卫生挑战”。

日本监管机构将通过标准审查程序审查申请资料。除了在日本的申报外,aducanumab也在接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优先审评,根据《处方药使用者付费法案》(pdufa),该审评的目标行动日期为2021年3月7日,此外,aducanumab还在接受欧洲药品管理局的审评。

关于aducanumab

aducanumab(biib037)是一种用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试验性人单克隆抗体。基于阿尔茨海默病引起的轻度认知障碍和轻度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临床数据,aducanumab可能影响基础疾病的病理生理机制,减缓认知和功能下降,并改善患者的日常生活活动能力,包括个人理财、做家务(如清洁、购物和洗衣)以及独立出门旅行。如果获得批准,aducanumab将成为第一个能够有意义地改变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病程的治疗方法。

渤健根据合作开发和许可协议从neurimmune获得了aducanumab的许可。自2017年10月以来,渤健和卫材株式会社在全球范围内合作进行了aducanumab的开发和商业化事宜。

emerge和engage均为iii期、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平行研究,旨在评价aducanumab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这两项研究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临床痴呆评定量表-总分(cdr-sb)评分的变化,评价每月一次给予aducanumab与安慰剂相比在减少认知和功能损害方面的有效性。次要目的是使用简易精神状态检查表(mmse)、阿尔茨海默病评估量表-认知子量表13项(adas-cog 13)和阿尔茨海默病合作研究-日常生活活动量表-轻度认知障碍版本(adc-adl-mci),评估每月一次给予aducanumab与安慰剂相比对临床评分衰退的影响。

 

关于阿尔茨海默病

阿尔茨海默病是一种进行性神经系统疾病,会损害患者的思维、记忆和独立性,导致患者过早死亡。该疾病目前并没有药物能够制止、延缓或预防,是一种日益严重的全球健康危机,会对该疾病患者及其家属产生影响。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全球有数千万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病,并且在未来几年中,这一数字还将继续增长,因此目前对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医疗资源需求极高,耗资需数十亿美元。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估计,日本约有460万人患有痴呆,约400万人患有轻度认知障碍(mci)(2012年)。其中阿尔茨海默病约占痴呆病例的60%-70%。

阿尔茨海默病脑内存在特征性改变,包括毒性β淀粉样蛋白斑块异常蓄积,约在患者出现疾病症状前20年就已经开始出现。阿尔茨海默病引起的mci是该疾病的早期阶段之一,在症状开始变得更加明显时,就可以被发现并被诊断。目前的研究工作侧重于尽早发现并治疗患者,以获得减缓或阻止阿尔茨海默病进展的最佳时机。

 

关于渤健

在渤健,我们的使命清晰明确:我们是神经科学领域的先锋。渤健为全球患有严重神经系统和神经退行性疾病以及相关邻近疾病治疗领域的患者探寻、研发和提供创新疗法。渤健是charles weissmann、heinz schaller、kenneth murray与诺贝尔奖获得者walter gilbert和phillip sharp携手在1978年成立的全球首批生物科技公司之一。现今,渤健拥有领先的多发性硬化治疗药物组合,推出了首个获批的脊髓性肌萎缩症治疗药物,将先进生物制剂的生物类似药商业化,并专注于推进多发性硬化和神经免疫学、阿尔茨海默病和痴呆、神经肌肉疾病、运动障碍、眼科学、免疫学、神经认知障碍、急性神经病学和疼痛方面的研究项目。

公司常在网站(网址:www.biogen.com)上发布对投资者来说可能较重要的信息。请在twitterlinkedinfacebookyoutube等社交媒体上关注爱游戏(ayx)中国官方网站。

 

关于卫材株式会社

卫材株式会社是一家总部位于日本的领先全球制药公司。卫材株式会社的企业理念基于“关心人类健康(hhc)”这一概念,即将患者及家属的利益放在首位,为提升其福祉做出贡献。公司凭借研发机构、生产基地和销售附属公司的全球网络,致力于通过针对医疗需求未得到充分满足疾病提供创新产品,尤其侧重于神经学和肿瘤学战略领域,实现公司的“关心人类健康”理念。

卫材利用从阿尔茨海默病治疗药物研发和上市中获得的经验,建立“卫材痴呆平台”。卫材计划通过该平台构建“痴呆生态系统”,与医疗机构、诊断开发公司、研究组织和生物风险投资公司等爱游戏(ayx)中国官方网站的合作伙伴以及私人保险机构、金融业、健身俱乐部、汽车制造商、零售商和护理机构等爱游戏(ayx)中国官方网站的合作伙伴合作,为痴呆患者及其家属带来新的福祉。欲了解更多关于卫材株式会社的信息,请访问https://www.eisai.com

 

渤健安全港

本新闻稿中包含前瞻性声明,包括根据1995年美国《私人证券诉讼改革法案》中的安全港条款就潜在的监管讨论、提交、批准及时间、aducanumab的潜在临床影响、aducanumab的潜在获益、安全性和有效性、阿尔茨海默病的治疗、渤健与卫材合作研发的预期获益和潜力、渤健商业业务和管线项目(包括aducanumab)的潜力以及与药物开发和商业化相关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做出的声明。这些前瞻性声明可通过诸如“目标”、“预期”、“相信”、“可以”、“估计”、“期望”、“预测”、“意向”、“也许”、“计划”、“可能”、“潜在”、“将”等词语和其他类似意义的词语来识别。药物开发和商业化涉及高风险,只有少数研发项目最终会成功实现产品的商业化。早期临床试验的结果可能不能代表后期或更大规模临床试验的完整结果或各项结果,也不能确保药物会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读者不应过分依赖这些前瞻性声明或提供的科学数据。

这些前瞻性声明涉及可能导致实际结果与此类声明中反映的结果存在实质性差异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包括但不限于向监管机构提交的实际时间和内容以及监管机构做出的关于aducanumab的决定,监管提交所花费的时间可能比预期时间更长或比预期更难以完成,监管机构可能需要其他信息或要求开展进一步研究或者可能拒绝批准或可能延迟批准渤健的候选药物(包括aducanumab),临床试验期间获得的其他数据、分析或结果可能产生的非预期问题,不良安全性事件的发生,非预期成本或延迟的风险,其他非预期障碍的风险,aducanumab开发和潜在商业化成功的不确定性,与aducanumab潜在上市相关的风险(包括医疗保健提供者对患者进行治疗的准备工作、获得和维持充分报销aducanumab费用的能力和其他非预期困难或障碍),渤健的数据、知识产权和其他所有权未能得到保护和执行以及与知识产权索赔和异议相关的不确定性,产品责任索赔,第三方合作风险,以及持续存在的covid-19疫情对渤健业务、运营结果和财务状况造成的直接和间接影响。上述前瞻性声明列出了很多可能导致实际结果与渤健在任何前瞻性声明中预期的结果不同的因素,但并未覆盖全部的可能因素。投资者应考虑这一警示性声明,以及渤健最近的年度或季度报告以及渤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其他报告中确定的风险因素。这些前瞻性声明基于渤健目前的信念和预期,仅在本新闻稿发布之日发表。渤健无任何义务公开更新任何前瞻性声明,无论该等更新是基于新信息、未来开发,或者任何其他原因。

卫材株式会社(总部位于日本东京,首席执行官:内藤晴夫,以下简称“卫材”)近日宣布,公司在第74届美国癫痫学会年会(aes2020)上公布了其独家研发的抗癫痫药物(aed)吡仑帕奈(商品名称:fycompa®)的最新研究数据。aes2020已于2020年12月4日至8日在线上举行。

卫材在aes 2020上展示了43篇关于吡仑帕奈的壁报论文,包括iii期临床试验(freedom/研究342)的分析结果。这项开放的扩展期(52周)研究评价了吡仑帕奈单药治疗12~74岁未经治疗的癫痫部分性发作(pos)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另外,卫材还公布了另一项iii期临床试验“研究311”的研究结果。该研究评价了吡仑帕奈辅助治疗4~12岁pos或原发性全面性强直阵挛(pgtc)发作儿童癫痫患者的安全性和耐受性。

吡仑帕奈是由卫材制药的筑波研究中心研发的一款首创抗癫痫药物。该药是一种高选择性、非竞争性的α-氨基-3-羟基-5-甲基-4-异恶唑丙酸(ampa)受体拮抗剂,其通过靶向抑制突触后膜上 ampa 受体的谷氨酸活性降低与癫痫发作相关的神经元的过度兴奋。目前,吡仑帕奈已在日本和美国获批用于单药治疗和辅助治疗4岁及以上癫痫患者的部分性发作(伴或不伴继发性全面性癫痫发作),以及辅助治疗12岁及以上癫痫患者的原发性全面性强直-阵挛发作。

卫材将包括癫痫在内的神经科学领域作为其重点关注的治疗领域,并致力于将吡仑帕奈推广到世界各地,使更多饱受癫痫折磨的患者摆脱该病带来的困扰,以此履行企业使命。卫材始终在为满足癫痫患者及其家人的多样化需求并提高他们的福祉而努力。

 展示的主要壁报论文*

壁报编号: 摘要标题/计划展示日期和时间(美国东部标准时间)
299
壁报讨论会2
吡仑帕奈治疗脑肿瘤继发性癫痫患者的癫痫局灶性和全面性发作:临床实践证据
现场壁报讨论:12月6日(星期日)12:00 – 13:30
347
壁报讨论会2
吡仑帕奈辅助治疗日本儿童癫痫部分性发作患者(4~12岁)对其认知功能和生长发育的远期(52周)影响:来自研究311的数据
现场壁报讨论:12月6日(星期日)12:00 – 13:30
358
壁报讨论会2
对吡仑帕奈广谱有效性证据的探索:对癫痫全面性发作患者临床资料进行系统回顾的基本原理和方法
现场壁报讨论:12月6日(星期日)12:00 – 13:30
555
壁报讨论会3
癫痫部分性发作(pos)患者接受4 mg/天吡仑帕奈治疗后无癫痫发作的相关临床因素:来自freedom研究342的数据
现场壁报讨论:12月6日(星期日)17:15 – 18:45
556
壁报讨论会3
新诊断的/目前未经治疗的复发性癫痫部分性发作患者接受吡仑帕奈4mg/天单药治疗后可维持无癫痫发作状态:研究342(freedom)的事后归因分析
现场壁报讨论:12月6日(星期日)17:15 – 18:45
567
壁报讨论会3
在日本癫痫患者中评价吡仑帕奈口服制剂和新型静脉注射制剂的可互换性的开放性ii期研究
现场壁报讨论:12月6日(星期日)17:15 – 18:45
762
壁报讨论会4
吡仑帕奈辅助治疗的癫痫部分性发作(pos)或原发性全面性强直-阵挛(pgtcs)儿童患者对其心理健康影响的远期评价
现场壁报讨论:12月7日(星期一)9:00 – 10:30
979
壁报讨论会4
癫痫部分性发作(pos)患者接受4 mg/天吡仑帕奈单药治疗后的血药浓度和临床效果:研究342(freedom)的事后归因分析
现场壁报讨论:12月7日(星期一)9:00 – 10:30

注:壁报展示将自12月4日起在大会网站上在线进行,将持续展示90天。

媒体咨询:
卫材株式会社
公关部
81-(0)3-3817-5120


【编者按】

  1. 关于吡仑帕奈(商品名:fycompa®)

吡仑帕奈是由卫材独家研发的一款首创抗癫痫药物。鉴于癫痫发作是由神经递质谷氨酸介导的一种疾病,该药作为一种高选择性和非竞争性的 ampa 受体拮抗剂,可通过靶向抑制突触后膜上ampa受体的谷氨酸活性,从而降低与癫痫发作相关的神经元的过度兴奋。吡仑帕奈是一种口服制剂,每天睡前口服一次。该药的片剂和细颗粒制剂已在日本获批上市,其口服液体混悬剂和片剂已在美国和欧洲获批上市。

目前,吡仑帕奈已在70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日本、美国、中国、欧洲和其他亚洲国家)获批上市,用于辅助治疗12岁及以上癫痫患者的部分性发作(伴或不伴继发性全面性癫痫发作)。在欧洲,已获批的适用患者年龄范围已扩大至4岁及以上。另外,吡仑帕奈已在欧洲和亚洲65多个国家(包括美国和日本)获批上市,用于辅助治疗12岁及以上癫痫患者的原发性全面性强直-阵挛性发作。在欧洲,获批的患者适用年龄范围已扩大至7岁及以上。在日本和美国,吡仑帕奈已获批单药治疗4岁及以上癫痫患者的部分性发作(伴或不伴继发性全面性癫痫发作)。

截至目前,吡仑帕奈已为全世界范围内的300,000多名患者提供了治疗,并且涉及所有适应症。

卫材目前正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一项iii期临床研究(研究338),使用该药治疗与林-戈(lennox-gastaut)综合征相关性癫痫发作。另外,卫材正在开发该药的注射制剂。

  1. 关于癫痫

癫痫通常按发作类型分类,在所有癫痫病例中,部分性发作约占60%,全面性发作约占40%。在部分性发作病例中,大脑中的有限区域发生异常放电,并可能随后扩散到整个脑部,进而演变为全面性癫痫发作(称为继发性全面性癫痫发作)。在癫痫全面性发作病例中,整个脑部均发生异常放电,患者随后可能出现意识丧失或全身症状。

目前全球约有6,000万名癫痫患者,其中日本约有100万,美国约有340万,欧洲约有600万,中国约有900万。约有30%的癫痫患者无法通过使用现有的抗癫痫药物控制病情,*因此,癫痫仍是一种医疗需求远未得到满足的疾病。虽然该病可发生于任何年龄段,但多好发于18岁及以下人群和老年人群。由于儿童癫痫的病因和临床症状存在异质性,患者的预后也存在较大差异——既包括对治疗积极应答的病例,也包括顽固难治的病例,因此,对患者应采用个体化治疗策略治疗。

*“the epilepsies and seizures: hope through research.what are the epilepsies?”national institute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and stroke, accessed may 24, 2016, http://www.ninds.nih.gov/disorders/epilepsy/detail_epilepsy.htm#230253109

 

该项合作旨在依托针对α-突触核蛋白错误折叠和聚集的网络动力学平台,开发一种疾病修饰疗法用于治疗共核蛋白病

 

日本东京和英国剑桥(2020年11月30日)-卫材株式会社(总部:日本东京;ceo:内藤晴夫,以下简称“卫材药业”)与wren therapeutics ltd.(总部:英国剑桥,以下简称“wren”)近日宣布,双方已签署一项独家研究合作协议,旨在推动一款拟用于治疗帕金森病和路易体痴呆等共核蛋白病的新型小分子药物的开发,该药物以α-突触核蛋白为治疗靶点。

wren拥有一款基于网络动力学的药物发现创新平台,可对小分子药物对蛋白错误折叠和聚集信号通路的抑制作用进行精确的定量分析,而这些蛋白错误折叠和聚集是导致神经退行性疾病的病理机制。wren对共核蛋白病的研究重点是发现可选择性控制α-突触核蛋白聚集过程的新型小分子抑制剂,而α-突触核蛋白的聚集过程与共核蛋白病的发病和疾病进展相关。此项合作将利用wren的这款基于网络动力学的药物发现平台,以及卫材药业在神经退行性疾病药物发现方面的丰富经验,以加速共核蛋白病临床治疗候选药物的开发进程。

wren的首席执行官samuel cohen博士评论说:“我们很高兴与卫材药业建立这种合作关系。卫材药业在制药行业的成绩斐然,并且全公司均致力于为神经退行性疾病患者提供创新药物。我们相信,通过将wren所拥有的这款独特的可进行预测和定量分析的平台与卫材在神经系统疾病领域方面的深厚专业知识相结合,双方可以共同加速靶向α-突触核蛋白小分子药物的开发进程,用以治疗蛋白错误折叠所致的帕金森病等使患者衰弱的疾病”。

卫材药业神经系统疾病研发业务部副总裁兼首席发现官teiji kimura博士评论说:“由于目前尚无任何有效的针对路易体痴呆和帕金森病等共核蛋白病的疾病修饰疗法,此类疾病治疗药物市场有着巨大的、亟需满足的医疗需求。α-突触核蛋白低聚物的聚集和蛋白错误折叠是此类疾病的重要病理学特征。wren的团队目前正在与其在世界享有盛誉的科学家们开发一种颠覆性的新疗法,用于治疗蛋白错误折叠相关疾病。通过集两家公司的优势于一身,我们期待这种令人振奋的合作能够独辟蹊径,成功为路易体痴呆、帕金森病和其他相关疾病的患者找到疾病修饰的新疗法”。

媒体咨询
卫材株式会社                                                wren therapeutics ltd.
公共关系部                                                          emer reynolds
电话: 81-(0)3-3817-5120                                    电子邮箱:                                                           communications@wrentherapeutics.com

<编者按>
关于wren的网络动力学药物发现创新平台

wren专有的网络动力学药物发现平台为药物发现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方法。该平台基于个体化的设计,为应对蛋白错误折叠相关疾病治疗中面临的挑战提供爱游戏(ayx)中国官方网站的解决方案。基于分子动力学的方法可针对各种蛋白错误折叠相关疾病的不同分子反应网络机制提供爱游戏(ayx)中国官方网站的解决方案,并可对这种网络机制及其动力学特征进行全面预测和定量分析。该平台可识别出这种网络中的最佳干预靶点,以减少导致蛋白错误折叠和低聚物聚集的有害因子的种类,从而有可能发现具有预期动力学抑制活性的小分子药物并进行优化。

关于共核蛋白病
共核蛋白病是一组神经退行性疾病,以神经元和神经胶质细胞中的α-突触核蛋白发生异常的错误折叠和聚集为特征。共核蛋白病包括帕金森病(pd)、路易体痴呆(dlb)和多系统萎缩(msa)。

卫材株式会社
卫材株式会社总部位于日本,是一家全球领先的研发型制药公司。本公司的使命是“患者及其家人利益至上,不断增加医疗保健带来的获益”,这一使命即是我们称之为“关心人类健康(hhc)”的公司理念。本公司拥有近10,000名雇员,遍布于全球各地的研发机构、生产基地和营销子公司。我们致力于为医疗需求亟需满足的疾病提供创新药物产品,尤其是神经系统疾病和肿瘤治疗领域的药物,以实现我们“关心人类健康”的公司理念。作为一家全球性的制药公司,我们通过与关键利益相关者合作,为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增加药物的可及性,从而将我们的造福于患者的使命延伸至全世界的患者。
如需了解更多关于卫材株式会社的信息,请访问网站:https://www.eisai.com。

关于wren therapeutics ltd.
wren是英国剑桥大学和瑞典隆德大学的衍生公司,专注于蛋白错误折叠相关疾病的药物研发。基于本公司众多科学家十余年来对蛋白错误折叠过程中的化学动力学的深入研究,wren正在加速研发一种治疗此类疾病的全新疗法。wren的可预测性定量分析平台基于物理科学概念设计而成,是对传统生物学定性描述方法的彻底颠覆,因为传统方法无法成功地对这些复杂的分子反应网络系统进行分析。wren目前正在独辟蹊径,针对蛋白错误折叠相关疾病开发多个治疗药物管线产品。
如需了解更多关于wren的信息,请访问网站:www.wrentherapeutics.com

艾伯维gk(总部位于东京都港区;总裁为james feliciano,以下称“艾伯维”)和卫材株式会社(总部位于日本东京,现任社长为内藤晴夫,以下简称“卫材”)近日宣布,修美乐®(通用名:阿达木单抗 [重组体],以下简称“修美乐”)(一种全人源化抗tnfα单克隆抗体)又一新增适应症获得批准,将用于治疗坏疽性脓皮病(以下简称“pg”)。2019年,修美乐被授予治疗pg的孤儿药称号。这是修美乐在日本获批的第12个适应症。自此修美乐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治疗pg的药物。

这一新增适应症的批准基于在日本患者中进行的一项iii期临床试验1数据。该研究旨在评估修美乐的疗效和安全性,针对的是被诊断为pg、处于溃疡活动期但使用局部治疗效果不佳、或经诊断不适合进行局部治疗的日本患者。给药26周时,患者的目标坏疽性脓皮病溃疡面积减少(pg面积减少:pgar)达到100分(靶向pg溃疡愈合,本试验的主要终点)的患者比例为54.5%(22例患者中有12例)。在接受修美乐治疗的患者中,最常见的药物不良反应是皮肤细菌感染。

pg是一种炎症性皮肤病,发病后扩展迅速,共包括以下5种类型:溃疡型、大疱型、脓疱型、植物人型和造口周围增殖型。其中溃疡型pg是最常见的类型,表现为远端四肢(尤其是下肢)疼痛、脓疱、丘疹和结节。病灶扩张形成隆起的溃疡病变,边缘有浸润。

        溃疡会伴有剧烈疼痛,已证实会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pg的致病机制还不完全清楚。据报道大约20%-30%由轻微损伤或外部刺激引起。该病主要影响50多岁至70多岁的人群,据报道,在日本该病的发病率为每年百万分之三。

艾伯维和卫材致力于通过努力推动修美乐的适当使用(包括用于此适应症)并提供有关修美乐的信息,进一步为改善更多患者的生活质量(qol)做出贡献。

关于修美乐

修美乐®是一种全人源化抗肿瘤坏死因子-α单克隆抗体,在日本被批准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包括抑制结构损伤进展)、化脓性汗腺炎、斑块型银屑病、关节炎性银屑病、脓疱性银屑病、强直性脊柱炎、多关节青少年特发性关节炎*、肠道贝谢氏病、常规治疗效果不佳的非传染性中间、后部和全葡萄膜炎,对中度至重度活动性克罗恩病进行诱导和维持治疗(限于常规治疗效果不佳的患者),以及对中重度溃疡性结肠炎的治疗(仅限于常规治疗效果不佳的患者)。”

*皮下注射用修美乐20mg注射器0.2 ml已获批准。皮下注射用修美乐 80 mg注射器0.8 ml和皮下注射用修美乐 80 mg pen 0.8 ml 尚待批准。

非专利名称:阿达木单抗<重组体>
商品名:全人源性抗tnf-α单克隆抗体“皮下注射用修美乐20mg注射器0.2ml;皮下注射用修美乐40mg注射器0.4ml;皮下注射用修美乐80mg注射器0.8ml;皮下注射用修美乐40mg pen 0.4ml;皮下注射用修美乐80mg pen 0.8ml”

卫材株式会社(总部:东京,首席执行官:内藤晴夫,以下简称“卫材”)今日宣布,公司已经在日本启用了“padico”智能手机应用服务,来帮助帕金森病患者的生活。该应用(app)可通过应用商店(iphone)或google play (android)免费下载

网站地图